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妹妹的雪白乳房


妹妹的雪白乳房

时间:2018-06-12 藤村惠子下课后,坐在学校图书馆的长排桌上。那件水军服的清丽学园的制服,衬托惠子楚楚可怜的美貌。 学校的男生,常常评判女生的美貌,而以惠子的评价最好,图书馆的男学生一直盯着她看。 惠子拿出了英语教科书,将书本摊开,放在桌上,她开始专心的看书。她的瞳孔清,亮像凋刻的五官,轮廓非常的深刻,脸上飘着哀愁的感觉,就像她敬爱的老师,山叶最近的样子。 裕美的美貌,令男人发狂。克敏是三年6班的学生,在课堂上公然的挑拨老师,传进了惠子的耳朵,这种事是不可以的,克敏是她一个人的,不管是不是她敬爱的老师。 而另一方面,惠子承认秘美上课的时候,讲得很精彩,她常常的回答学生的问题,而裕美也觉得惠子很可爱,也非常的爱她。 对于克敏桀训不羁的态度,裕美非常的憎恨。 学校的校花惠子,非常的仰慕学长克敏。他们常常的在校园中讨论着无关学朮的话题。惠子那第一次恋爱的表情,非常的好看,而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对于她和不良少年克敏成为一对,大家都觉得趺破眼镜。 她之所以看上克敏,是因为他有比别人强一倍的正义感。在小学,惠子经常的被欺负,而他就像保镖一样的保护公主的保护着她,而在那时,惠子就把他当成偶像一样,并且长大后,要嫁给他。 克敏如此的堕落,大部份的原因,应该是出在他父亲的身上。他的双亲离婚,是在克敏高中一年级时时。克敏的母亲,因为忍受不了丈夫的放蕩而离婚了。当他知道他的母亲再婚时,他实在无法忍受这个事实。给他一个相当大的打击。 这几年来,他变成街上的不良少年,常常的和黑社的老人生起,一付地头的流氓一样。 他也经常被警察抓到,而遭到了停学处分。本来是应该退学的,也不知什原因,而改为留级。 克敏是一个人住在外面的,他不喜欢回到那个没有温暖的家庭。 克敏走近惠子的身边,跟她耳语了几句,她来到他的房间。 惠子喝着饮料,问坐在床上的克敏说: 「你到底对山叶老师怎了?老实的回答我。」 惠子悲伤的说着,长长的睫毛闪着泪珠,那制服包裹着惠子的清纯身体,使克敏倒抽了一口气。 当他带她进房时,瞧着她的美姿,他整个人都迷惘了。 「你是不是和山叶老师很好?」 这时,克敏默默的,忽然开口问说。 「啊!当然好了!她是我的英语老师,而且她所教的功课,又是那的有趣,你问这个干嘛?」 「啊,这….」 惠子的质词的语气,使克敏呆了一下。他喝了一口啤酒,站了起来,坐在惠子的身边。惠子的身体散发美少女的气息。 「我有话对你说,惠子」 克敏梳着惠子的头发,轻声的说着。 「啊!什事呀?克敏」 那美丽的瞳孔闪着光辉。克敏看着惠子的样子,心情极为激动。 「啊!我….这个….」 克敏有一点结巴,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,在她的身边嗫嚅着。 「….惠子还是个处女吗?」 克敏他才不去做单纯的交游活动,他大部份的性经验,都是强奸女孩而累积的经验.对于眼前这位纯洁的女孩,他想要夺取她的身体。 「啊,你不可以….我当然是。」 惠子拼命的点着头。 「老师都帮我解决性事,你愿不愿帮助我?」 「啊!什?你说山叶老师….」 「嗯!」克敏看着惠子纯纯的脸,穿着制服的身体,然后看着她的裙子伸出来的白色长腿。 克敏的手伸向惠子的裙子,惠子惊讶的站立起来。 「不可以啊….克敏!我….」 惠子站了起来,支手抱在胸前,走出了房间。克敏复杂的心情目送着她的背影。他喝下了最后一口啤酒,用手用力的握紧啤酒罐,酒罐被他捏的肩扁平,他用力的扔向墙壁,匡琅一声,掉在地上。 房间里留着惠子的体香,他的股间起了异漾的变化。眼前浮现着惠子裸身的身体,妄想着惠子白色的肌肤。她的脸和山叶老师的脸重叠在一起,石黑巨大的肉棒插进被压而愉悦的女人身体深处。 「惠子!看见了吗?那就是女人的本性。」 他的手摸着下腹部怒张的肉棒,克敏妄想着。克敏的手离开了股间,站起身,走出房间,看见惠子在客厅。 「惠子,你哭了….」惠子两手掩着脸,肩膀因为啜位而抖动着。 「克敏,我现在才看清你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所以我难过的哭了。」 惠子一面说,一面哭泣着。 这时,惠子靠近他的身边,她已下定决心了,羞红着脸,仰起头看着克敏说:「抱我….」 「啊什?现在….」 克敏无法相信,看着惠子脸上的表情,以及穿着制服的肢体。 「快!快来抱我吧!」 惠子心底呼叫着。她想既然裕美占有她爱慕的人,为什她不能,反正她本来就是要将处女之夜留给他的。 「我要开始脱衣服了。」 那细细的声音说着,克敏的胸口卜卜的激烈的心跳着。惠子说话的同时,转身过去,背对着他。 惠子缓缓的脱着衣服,那纤纤王手脱上衣,然后弯着腰脱下了裙子,克敏窥视着他的样子,心中很感动。 她闭着眼睛,纤细的指尖抚着自己的身体,想着:「啊!我就要变成女人了!」 惠子的胸部起伏着,十七岁真珠般光泽的柔软肌肤露了出来。她终于脱掉了裙子。她穿着纯白的内衣裤,意外的隆起的胸部很丰满,克敏看着她那优美的背脊。 惠子将内裤拉至脚边,轻轻的扯了下来,然后也脱了胸罩,两手抱在胸前,遮着胸部。 克敏看着她背后的姿色,忍不住的想看看她的正面,他吸了一大口气,靠近惠子。 「呀!不要!不要看,转过去。」 惠子抱着胸部,克敏看到她的正面,少女惠子的身体充分的表面出魅力的曲线。 「啊!好羞哦!看见了吗?克敏!」 「哦!好可爱呀!惠子。」 惠子羞耻的微启着红色的朱唇,露出白色的牙齿,克敏的手放在她的下颚,轻轻的擡起她的脸,使她的唇向上,他再重重的压了下去。他吻着惠子柔软的唇,用舌头爱抚着,惠子小声的呻吟着。 他们热情的接吻着。克敏舔着她的唇,惠子张开嘴吐出了舌头,克敏捉住了那甘甜湿润的舌尖,用力的吸着、吹着。惠子的胸部压在克敏的胸上,使得克敏的感情亢奋。 他们忽左忽右的倾着头,热烈的接吻着。克敏抱着惠子的身体,手伸向她的腰后,在她的屁股上爱抚着。惠子吸吮着他的唇,美少女纯洁的心也被激情引起了快感。 激烈的接吻,使她眼前辩胧了。克敏握着那颤抖的细节,将唾液送进惠子的口中,抚摸她柔软的肌肤。 惠子跎着脚尖,自喉咙深处发生了声音。她是第一次在异性的面前裸身,激情使得她的膝盖抖动。 克敏终于开始行动「哎呀!别盖着呀!让我看哪!」 l惠子的两手覆盖下半身,克敏强力的拉开她的手。 「啊!啊!不要嘛!」 美丽的黑发摇晃着,他将她的双手至头顶上压着,克敏看见了女孩羞耻的部份了。 「嘿嘿….真是清纯呀!让我欣赏一下你的身体结构。」 克敏上上下下的用灼热的眼搜索着,她羞得美丽的上半身震动着,那白色的肌肤,散发着光泽的光彩,看得令人眩目。她羞得垂下了头,头发垂了下来,看着惠子风情万种的神情,克敏男人的本性露了出来。 惠子断断续续的呻吟着,接纳克敏的攻击。 在学园大家所僮憬的美少女,让他独占到了,克敏深深的感觉到满足,对于女老师裕美的感觉是一样的。 「怎了!舒服吧!」 克敏挑逗的说着。 「啊!讨厌啦!克敏」 克敏的眼望惠子瞳孔的深处,看着那黑发轻拂着脸颊,身上散发出处女的体香。 「啊!脱衣服,你怎不脱呢?」 她难逃克敏灼热的眼线,将脸埋在他的胸前。惠子看着他,缓缓的脱着他的衣服。 男孩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,托起那雪白充实的乳房。半球型顶点薄桃色的乳头振动着,令人怜爱。 克敏这时仔仔细细的看着惠子的身体,和裕美的是不同的。少女的女体较为青涩,而裕美是成熟的身体。他经常妄想着惠子的女体,在心底描绘着那恼人的下半身,而现在真实的她就在眼前,克敏体内熊熊欲火升高了,他有一种沖动感觉。放开了惠子的腰,鑒赏着惠子的美姿。那楚楚可怜的身体,使克敏的眼睛盯着她的身体每一部分。 惠子缩着身体,克敏将她抱住,在她的额上、脸上印上热吻,惠子粉白的脸红了。克敏紧紧的吸气,嗅着她的体香。 「唔!」 克敏的手揉着她的乳房,那是个青涩的果实,惠子吐出热热的气息,她第一次被爱抚乳房,使她又慌乱又兴奋。克敏的口再一次捕捉她的。 l克敏吸吹着她的舌头。将她的唾液吞了进去。而惠子吐着慌乱的气息。吸着克敏甘美的舌尖。他们就这样淫靡的接吻着。克敏用手探着乳房,用身体压住雪白热热的肉体。 惠子没有性经验,对于克敏的感情相当的强烈。但是对于性交,她觉得可怖 特别是克敏的下腹部,那硬直的肉茎,使她感到恐怖。她冒着冷汗,想要逃走,但惠子对于目前的情况,开始后悔了。 在另一方面的克敏,吸吹着惠子的朱唇,手揉着她的乳房,未到达昂奋的顶端。赏长长的一吻之后,将十七岁的身体压倒。 「啊啊….好可怕,好恐怖啊!克敏。」 那支肉棒顶在克敏的小腹上,惠子觉得很害怕。克敏心平气和的说:「不要怕!这是你快乐的泉源啊!」 克敏充血的肉棒前端的马眼,闪着透明液体的晶亮,瞬间,惠子的全身僵硬了,大声的悲呜着。初次性经验的惠子很狼狈,引起了男人的兽性。克敏的嘴角牵引着,露出了淫猥的笑容。他抖着肉茎,他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雪白肉体的阴洞,恍惚的看见它一张一合的。 惠子握着拳头,哀凄的表情,克敏那剥了皮的龟头露了出来碰触她的大腿,她用手掩着脸,肩膀震动着。 「惠子!张开眼睛,好好的看着我的身体。」 [即将失去处女的惠子,感觉胸口闷得使她透不气来,惠子哭泣着,而克敏产生性虐的心情,看她哭泣的样子,使他更爽快。 惠子感觉很厌恶。克敏说着下流的话,抱着她的屁股,押着龟裂的部位,呈现了淡粉红的菊蕾。 「啊!不!不要看!求求你,克敏。」 他挖着她的屁股穴,处女的花心,觉得血液逆流,痛苦万分。她想要逃也逃不了了。 「惠子!大人做爱之前,都是要先做前戏的。」 「….我知道….但是….」 「哈….!好可爱哦」 克敏闭上了嘴,淫靡的揉着她的屁股。惠子的背对着他,有一种不洁的感觉,但全身麻痺,快感游走着,她无法形容那种感觉。 「不!不要!」 克敏开始的舔着她的屁股穴。惠子觉得这样的行为,真是骯脏。克敏的舌头在周围舔着,大胆的将菊蕾押开,舌尖刺进去的汙辱感,使惠子全身震动着,同时心中觉得很可怖。 「惠子!怎样,舒服吧!」 他昂起头来说着,然后克敏再次的将脸埋进屁股里。 涮!涮!的声音,舔着花蕾的内侧,然后将小指头插进屁股穴,做着抽送的动作。惠子的屁股肉含着唾液的亮光,他的口舔着羞耻的菊蕾。克敏再一次的将小指头突进去了。 「呜!痛!克敏,求求你。」 「哦!我慢慢来的,第一次总是痛的。」 克敏温柔的说着,克敏的身体伏在惠子震动的背上,右手的小指头插进屁股穴,左手揉着如果实的乳房,对于这个处女,克敏产生了一种快感,他上下其手的揉着。用舌头贪婪的舔着处女的背后。 那怒张的肉块,顶着她的屁股,惠子觉得碰触的地方,就像被火灼热一般,好烫啊! 惠子的头无法活动。克敏的鼻子不停的嗅着,带领恋人进入甘美的性体验,进了大人的性世界中。克敏的手指自屁股反抽了出来,摸着贝壳似的,闭着的秘洞。 「哇!都湿了。」 惠子对于克敏说这句话,甚为敏感,他将她翻过身体,手指抚着她的肉唇,那带一般茂密的阴毛显露在他的眼前。克敏的眼看着漆黑的下阴部,他的心脏在胸口激烈的跳动着。惠子悲呜着,两支手掩盖着脸。他强力的拉开她的大腿,翻着满是阴毛的花园。 「不要!我不要….不要看!克敏。求求你。」 「嘿嘿,我看见了小穴了」 她无法闭起大腿,她觉得羞耻而哭泣着,克敏将那雪白的双腿搭在肩上,凝视着桃色秘裂的肉唇。 克敏像肉食动物,舔着新鲜的获物。他的手在花园上摸着,将那花蕊打开,看见了秘肉那红色的果肉。 克敏的唇吸着肉唇,用舌头舔着,然后剌戟着碰到了肉芽。 「啊啊….」 惠子全身抖着,她陷入情感的漩涡中。克敏的舌尖舔着肉唇的内侧,吸吮着花蕾。 克敏的唇爱抚着处女的花园,惠子的花园更加湿润了,而她也感到克敏的肉块更加的硬挺、灼热了。 「我怕!我怕!克敏。」 她摇晃着柔软的秀发,全身发红,微微的抖着,破瓜的感觉,使惠子觉得怪恐怖。 「别怕呀!我很温柔的。」 克敏微笑着,腰落了下来,肉棒押进秘裂的入口,感觉濡湿的花蕊,龟头只进去了一寸,然后一用力,将怒张的肉棒一口气突进内侧。 瞬间,体内的器官像是移了位,惠子激痛的悲呜着,她哀伤失去了纯洁,大粒的泪珠滚了下来。 「我的好女孩,怎哭了?」 克敏的肉茎在肉缝中刺戟着,两手揉着乳房,薄桃色的乳房跳跃着,他利用粘膜的湿润,将怒张的肉茎,插入更深处。 「呀!痛啊!克敏,救我。」 第二次的袭击,使她大声的叫着。强烈的激痛,像怒涛淹没了她的意识。肉胸中流出了鲜血,沿着大腿滴了下来。肉块全部埋入,惠子的处女膜使他感动的醉了。白浊的淫水烫着他的肉茎,惠子迷失了。 克敏开始抽送着,手揉着双红,肉层的周围用淫水涂着,将中指挥进屁股穴中。 克敏继续运动着,惠子的果汁烫着肉棒,手指在她的肛门洞里,他们的舌头热烈的交织着,好像吸了麻药一样,惠子感觉意识错乱了。 克敏的积极的吸吹着她的唇,吸着甘美香甜的唾液,惠子从鼻子哼出声音。 惠子感觉响起了性的音乐声,肉壁的黏膜收缩着,夹紧他的肉茎。 「啊啊….惠子!呀!最高潮….啊啊!」 克敏的腰激烈的前后的动着,膨胀的肉块突进最深处,沖击着子宫,压迫感使她快要窒息了。直到精液灌满她的子宫,也因此昏死过去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自助餐店打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