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卷:第七章 最难一战
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卷:第七章 最难一战

时间:2018-06-13 在我们正处于危机的紧要关头,最强的帮手神奇出现,剎那间我几乎鼓掌叫好,因为李华梅明显不是什么讲究侠义规矩的人,在她眼中,武间异魔不是败类或魔物,只是一个敌人,而身为反抗军统帅的她,就只需要作该作的事。   一瞬间,李华梅眼中进发出惊人的锐气与压迫感,雪亮的透明剑刃,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如新月的弧线,斜斜地斩向武间异魔的脖子。   「乓!」   金属敲击的闷响,李华梅雷霆万钧的一剑,赫然比加籐鹰更不如,连破皮入肉都做不到;我在这时终于明白,武间异魔的钢铁妖躯有多厉害,加籐鹰手中的斩龙刃又是何等旷世神兵,因为纵然李华梅催运起惊天动地的第八级力量,竟也无法斩破武间异魔的钢躯,看来连续几次的进化,己经让武间异魔提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。   「嘿嘿嘿嘿,没有人能杀我!李华梅,你的剑伤不了我第二次了」   武间异魔大声狂笑,魔鬼左爪闪电突出,抓向李华梅白嫩的颈项,若这一爪能够成功伤敌,他将正式成为黑龙王魔下的第一海将。只是武间异魔的自信未免过剩了些,儘管李华梅破不了他的钢躯,但这却不代表他己有向最强者级数挑战的能耐。   「哼!」   李华梅手腕微动,也不提腕,贴斩在武间异魔粗厚脖子上的剑刃,骤发无侍大力,武间异魔的肌肉表面凹陷下去,整个人发出一声狂嚎,站立不稳地被抛滚出去,跌出七八尺外,撞凹进一头活尸亚龙的身体去,狼狈不堪。   「龙卷八方,散!」   起手一剑劈退武间异魔,李华梅回剑扫绕,剑气扫往四面八方,适才强风吹不散的尸毒浓雾,竟然被她的剑气给逼开,雪亮剑芒到处,黑雾都被驱散得乾乾净净,这时武间异魔从那活尸的身体中破开跳出,李华梅的长剑片刻不停留,流星赶月般斩向武间异魔。   一剑接着一剑,或斩或刺,将武间异魔攻得节节败退,不住发出愤怒的怪叫,纵使有着勇悍斗心,不住想要扳回一城,但却被逼得根本还不出手来。   那些斩击与挑刺,虽不能破皮入肉,也没有对武间异魔造成痛楚,但却仍是累积出伤害,当那不知是第几下刺中咽喉,我甚至看到武间异魔口中溢出血来,若非他是黑龙会为了战斗而製造出的魔物,战意无穷,越处困境越是凶悍,早就被李华梅打得抱头鼠窜了。   武间异魔之前曾分别伤在李华梅、加籐鹰手中,对于李华梅的内力、斩龙刃的锋锐,钢躯都己经适应并且进化,但假如李华梅手执斩龙刃,绝世锋锐配上无匹内力,应该可以再次重创武间异魔,并且制他死命,然而,自从李华梅对上武间异魔,加籐鹰就不知道是自重身份,还是顾虑伤势,闪身退开到一旁,既没有联手合战的打算,也没有把斩龙刃交给李华梅的意思,而李华梅居然也不开口要求。   嗯,我想就连身旁的羽虹都看得出来,这对师兄妹之间,有一些地方很不对劲啊……   「哈哈哈,黄金提督,我们后会有期!」   武间异魔或许是发现到,他打不赢敌人,敌人也杀不了他,而双方都没有时间浪费在缠斗上,所以在他又一次被李华梅打退后,背后的巨大蝠翼蓦地展开,迎风振翅飞起,一下子就飘到半空中,在狂笑中飘翔而走。   「……脑袋长肌肉的蠢材,撇开他的狂妄不谈,他倒是一个每次都在笑声中出现的吉祥物啊。」   放弃无意义的追击,李华梅收剑回鞘,向我们微微一笑,首先向加籐鹰欠身问好。看这两师兄妹生疏的样子,不晓得多久没有见过面,看来我的猜测果然是没有错。   李华梅简单几句话,说明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经过。她本来在蓬莱岛上整备军队,因为火奴鲁鲁岛、光之神宫的船队先后遇袭,知道黑龙会动作频频,就亲自出海,率领着少数精英,在茫茫大海上搜索我们的蹤迹,也凭靠个人灵感去搜寻黑龙会的实验场,因此到了封灵岛的附近海域,恰巧岛上妖气沖天,她立生感应,甩开随身的军士,只身踏海急掠,抢上封灵岛来,及时逐走了武间异魔。   「这么大的能量变化,幽灵船的封印提早开启了吗?」   以李华梅的见识,天象异变的理由自然瞒不过她慧眼,我把整件事飞快说了一次,她目中厉芒大盛,仰首望天,看着满空不见星月的乌云,道:「己经是辰时,天早该亮了,如今还不见日光,可见传说所言非虚,若是让幽灵船为黑龙会所得,东海将永远陷入黑暗。小情人,这次要向你说声对不起了……」   东海的黄金提督是何等身份,自李华梅现身以后,一身惹火打扮的羽虹像是自惭形秽,一直沉默着没有发声,现在看到李华梅与我神色亲暱,更唤我作小情人,不由得大吃一凉,难以置信地望向自己的女性偶像。   我没有注意到羽虹的神情变化,心里只是想到邪莲。李华梅这样说,就是预备要趁幽灵船尚未完全解封之前,出手杀掉邪莲,切断幽灵船的钥匙;为了大局,这么做是理所当然,但我心中却生出一股莫名的怒气。   为什么要顾全大局,就要我来承受损失?顾全了大局之后,对我又有什么好处?如果顾全大局的代价,是要我牺牲自己的女人……那我还要这个大局来作什么?   脑怒之余,我也有几分纳闷,邪莲对我应该没有那么重要,因何我不但为此出生入死,此刻还因为她的被牺牲而如此愤怒?   我回答不出,因为很多时候,事情不是看它应不应该,而是要问心中的实际感觉。在我心头,此刻就是燃烧着如此炽烈的怒火,尤其是在李华梅毫不思索地表示要牺牲邪莲,拯救东海时,我就是感到如此难以解释的怒意。   但这股怒气并没有发作出来,因为就在李华梅要往下说时,加籐鹰收起外形似刀又似剑的斩龙刃,问李华梅此行带了多少人,有否携同大军前来。   要攻击敌人的重点要地,当然是调动大军,以雷霆万钧之势杀来,这才有意义,不过李华梅一早就说自己只调动少数精锐,人数当然不可能太多,而且……   「幽灵船的封印如果被破,以那传说中的恐怖力量,多带没有自卫能力的士兵只是要他们送死,没有意义。」   特别是海上,如果幽灵船掀起海啸巨浪,那么就算调来几只大舰队,后果也是沉入海底。对付这种过于强大的超自然力量,人多不是优势,反而是累赘,更会造成不必要的死伤,李华梅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没有携同大队齐来,然而,就在她摇头否认后,她却似乎察觉到什么,脸色一变,剎那间就消失身影。   我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跟着加籐鹰和羽虹急奔,靠着加籐鹰提携,路上闯过两团尸毒浓雾,又斩了几头不知名的巨型尸兽,终于来到一处山崖,李华梅的背影就站在崖边,从那里眺望海面。   「这、这是……」   黑暗中看得清清楚楚,百里外的东方,无数灯火与旗帜飘扬海上,渐渐由模糊而清晰起来;有一支由百多艘大小船舰组成的大舰队,正自乘风破浪,朝着封灵岛急速行驶过来,从那旗帜与船只来看,全都是反抗军的船队与士兵。   「他们……他们怎么会……」   从那船舰破浪、杀声震天的惊人气势,可以想见船上的反抗军战士己经做好準备,拔刀抽剑,要上岸大杀一场,攻破黑龙会的罪恶渊蔽。换作是其他时候,这佔据了半个海面的壮盛军容,确实是令人鼓掌叫好,但此刻情势未明,天象异变,若是幽灵船真的解封出世,他们肯定会成为幽灵船重现人间的首波牺牲者。   「我下过严令,要蓬莱、火奴鲁鲁两岛的兵力做好準备,等候我的命令出战或撤退,严禁妄动,他们没理由会跟到这里来的。」   李华梅秀眉微皱,思索着这个令她不解的问题,但我们也无需动脑猜测,因为不久之后,虽然我们都看得很模糊,但是在那支大舰队的中央旗舰上,大红飘飘的鲜艳旗帜下,我们隐约看到一个模糊,却理应是独一无二的身影,剎那间,我只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,耳畔也传来羽虹的惊呼。   「两、两个李元帅?」   羽虹的低呼,证明我没有看错,但比起我们这两个外人,李华梅与加籐鹰却马上醒悟过来。   「可恶!被他算记了!」   「好个黑泽一夫。」   相似的话语,异口同声地说出,声犹在耳,李华梅己经化作一道龙影强风,流星般由山崖飞射海面,踏着滔滔相连的海水,高速朝反抗军的船舰飞射瓤去。   虽然不知道修练成真正的天是气诀,结果会是怎样,但是被九死邪功彻底开发的黄金龙之力,显然己是惊天动地。李华梅的去势好快,看似踏水而奔,但脚下如飞,竟是全然没有接触水面,奔驰中的冲击波横扫出去,在海面上掀起三尺汹涌白涛,翻浪倒海,声势骇人之至。   奔驰途中,李华梅纵声长啸,啸声高亢入云,在辽阔的海面上响彻百里,就连站在山岗上的我们都觉得脚下不稳,而这声穿云锐啸传透出去,恍惚间,站在反抗军旗舰大旗下的那个人影,赫然消失不见,引起了反抗军一阵大乱。   「那个假的李华梅,是黑龙会的人?」   这是个白癡问题,但因为没有其他话好说,我还是问了出来,而加籐鹰则是给了我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。   「世上只有一个人,可以把华梅模仿得这样维妙维肖,骗过她的亲信和反抗军所有人。如幻若梦,千音万貌,是黑龙会两大人形化身之醉仙翟粟。」   「是、是那个醉仙翟粟?」   我吃了一惊。直属于黑龙王魔下,专门执行机密任务的两大人形化身,都是当世七朵名花之一,是出了名的美人,但比起神出鬼没、刀不留人的黄泉青菊,那朵醉仙翟粟却是更为神秘。   鬼魅夕,起码有个名字,也不时传出她为黑龙会刺杀了什么高手,威名赫赫,而我和阿雪也曾目睹她的体态与身形;但那朵醉仙粤粟,人们只知道她为黑龙会屡立大功,重要性犹在鬼魅夕之上,却不知道是何功绩,也不知道她是老是少,是何相貌。   大地之上,人们讨论七朵名花的艳姿时,总会谈到这两朵不知相貌、不见身形的神秘妖花,想不到我今天竟有机会看到醉仙粤粟,而且还是用这么诡异的方式。   「醉仙粤粟是黑泽一夫专门调教出来的首席间谍,最擅长的就是易容变装,从来没有人看过她的真面目,而她不管是易容成什么人,眼神、气质、姿态都毫无破绽,华梅过去为了防她,特别设计了许多识别令牌,但今天看来还是防不住她。」   加籐鹰的感歎命中痛处,因为黑龙会不但趁着李华梅离开的时候,让醉仙翟粟冒充她调兵遣将,而且还进择了一个最佳的战场。   反抗军的舰队,见到统帅离奇消失,而熟悉的啸声来自海上,李华梅的身影正高速冲来,那些舰长与参谋多半发现事情有异,登时鼓噪大乱,但没有多久,他们所惊骇的原因就有了变化,在高速赶回舰队的李华梅身后,海涛自封灵岛岸边高掀而起,形成一堵十尺高的巨浪之墙,汹涌地朝反抗军舰队冲去。   「是海啸啊!」   羽虹低呼一声,知道再怎么强大的舰队、坚固的船只,面对这等天然之威的灾害,也是完全没有抵御能力,但这却不是自然灾害,在那滔滔海啸中夹杂的号哭之音,隐约可见的骼骼形象,都证明这是幽灵船封印即将破解,千万死灵骚动所掀起的怒潮。   假如被这股海啸给正面冲着,纵然反抗军的舰队看来声威雄壮,但恐怕也是死伤惨重;幸好,反抗军像是对这种状况早有预备,本来正奔向舰队的李华梅,骤然调头,回冲向滔天白浪,自身功力再催,双掌鼓劲击向海面,顿时也掀起惊天狂涛。   李华梅所掀起的浪涛,虽然比不上怨灵们掀起的十尺巨浪,但声势也甚为可观,尤其是当她舞动双臂,如龙破海,领着这堵海浪之墙回冲,速度虽然没有之前快,可是在刻意施为下,海浪化作两道高高的白线,自她左右分开,切割着海面,朝着海啸之壁撞去。   所谓的海浪,就是海水反应着能量的波动,海啸只是海浪中最强也最激烈的一种。李华梅现在翻涛掀浪,尝试以海浪对击海浪,削减海啸威力,本身是可行之法,但除了她这样的最强者力量,旁人绝对是做不到的。   「轰哗!」   两边浪涛正面对击的一瞬间,大量的海水相互冲击,释放出的能量惊天动地,令週遭的海床与地面摇晃起来,飞散的海水成了满天雨雾,连同部分依附在海啸之壁中的怨魂,一起飞冲上天。   这阵海啸被李华梅这一阻止,规模小了许多,但仍是以兇猛声势袭向反抗军的舰队。此时,正在全速掉头后退中的船舰,上头的人们也开始作出反应,无论是魔法师或是武者,只要是有相当修为的,全都聚集在船尾,朝着海啸作远距离的攻击。   多数的攻击都是发出火球或冰系咒文,尝试把海水给蒸发、冰封,减缓海啸的冲击力。这些看似蜻蜓摇石柱的微弱攻击,却也是有着一定的效果,特别是当魔力攻击消灭死灵,减去製造海啸的邪力,这就能够确实地削减海啸的威胁。   可惜,虽然有魔法师发出火球遥攻,但他们却不是真正的炎系术者,发挥不出火焰魔法的精髓,所发出的火焰催升不到真正高温,否则以极火克制海水,效果会远比现在要好。火系魔法在六大系魔法中最为特殊,不是想修练就修得来,有很大一部份取决于血统传承,所以火系术者的人数远比其他五大系少得多。   环顾当代,人们所知道的几名火系术者中,最富有盛名的就是心灯居士,可惜他没有随舰队同来,否则以他的武功与能耐,一定能大幅度减低海啸的伤害。   「哗……哗……轰轰轰!」   震天巨响声中,削减去不少规模的海啸,犹如一只巨灵之掌,朝舰队拍下;船舰上的魔法师们仍在努力放出火球与冰咒,让海啸之壁快速出现许多轻烟与碎冰,但就在巨浪弯斜下来,即将要正式吞噬船舰的时候,之前破海啸而出的李华梅,神奇地出现在巨浪的最顶端,脚踏巨浪,手中透明长剑蓄满力量,奋力往下一斩。   「天断魔流,破!」   雷霆万钧的一剑,惊神泣鬼地重斩而下,透明剑光垂直挥过,浪花飞溅激起,彷彿将巨龙的龙首一下斩断,失去首级的龙躯顿时崩溃无力,再被反抗军密集的魔力攻击加紧一轰,己经降为三尺高度的海啸之壁,登时被一击而散,化作起伏稍大的涌蕩波涛,推向舰队群。   船舰碰撞声不绝于耳,有些吨位稍轻的平底船因为这样翻覆过去,也有不少大、中型的军舰与邻船碰撞,令得反抗军阵营内发生小小的骚动与损伤,但相较于本来大海啸当头罩下所应有的惨重伤亡,这己经是微不足道的小伤害了。   海啸被破解为浅浅波涛,掀起海啸并依附其内的怨灵,受到魔力冲击的影响,朝着天空飞散,化作千百道青紫色的烟尘,在黑夜里袅袅往上升去;看在反抗军将士的眼中,这些青烟无疑就是胜利的烟火,一阵阵欢呼声顿时响彻海面。   能够缔造出这样的奇迹,李华梅的绝世武功可说是主因。她翻海掀涛,正面鼓浪沖向海啸,还有最后出现在海啸顶端的破浪一剑,看在众将士眼中,威武有若胜利女神,是能够充分累积出将士们不败信心的形象。   但就在人们高声欢呼,满是振奋之情的一刻,立足在旗舰上的李华梅,蓦地拔剑斩天,锐利破空的剑气,没有斩开乌云见天日,但却释放出尖锐的狂啸,瞬间压下了反抗军所有欢欣鼓噪的声音。   或许不是每个人都明白李华梅挥剑的用意,但在她的破空剑音逐渐消失时,一种闷雷似的震动声响,却是逐渐响起,声音的源头来自天上;诡异莫名的沉闷气氛,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安。   「啊!那个黑影是……」   天上乌云笼罩,普通人应该是看不见的,但身为术者的我却隐约看到,有一个型态古怪的巨大黑影,似蝎、似蛛,又似某种魔龙,瞬间蔓延过天上,融入了浓密乌云之内;也就在这邪异黑影横空掠过后,辽阔的天空发生了剧变。   先是无数鬼哭神嚎般的凄厉惨叫,像是来自地狱深处,笔直传入人们的耳里,跟着就是周围的温度狂降,急吹而起的刺骨寒风,让人克制不住地猛打哆嗦,牙齿发颤。   几十道、几百道的黑影,由乌云中迴旋飘降,虚渺不实的半透明形体,外表看来像是披着破烂法袍的残尸朽骨,但身上发出的惊人灵压,却让能够感应到的术者头皮发麻。   「那是……巫妖啊!」   不死系生物,就是生物死亡之后所妖化的型态,好比龙的尸骨吸收日月精华化为龙精,就是不死系生物中属一属二的大妖,普通术者与武者避之唯恐不及,但不死系生物里具有高度危险性的棘手东西,并不只是龙精这一种。   修为深湛的黑魔法术者,身遭不测横死,灵魂将受到诅咒,被拘困于骨骸内同朽,这时散发无穷怨气与强大妖力的躯体,会成为死灵们最佳的寄居之所;当残尸被千百死灵所依附后,就会产生一种介于生死之间的新生命,有邪恶的意识与对生者的深刻仇恨,但与毫无理智的龙精不同,这些巫妖仍保留着生前的知识,也能使用魔法、发出诅咒,是极其危险的邪物。   形成巫妖不易,维持巫妖存在的条件更是严苛,非但见不得日光,而且还要持续吸收死者的怨忿与阴气,通常巫妖都是居住于不见天日的古老坟场,但纵使是乱葬千人的大坟堆,最多只能供给一名巫妖的存在;由于活动範围受到限制,所以危害并不深,很难得看到巫妖複数行动。   但这个常识却在今日被打破。幽灵船所牵动的海中怨魂何止千万,别说数百名巫妖,就算供给上千之数都不是问题,而尽掩三光的黑暗世界,则让巫妖们再无顾忌,随着破出封印的怨魂邪力增强,群涌而出。   「刚才推动海啸的,都只是这片海域原有的浮游灵,声势虽然大,威胁却有限,幽灵船真正恐怖的地方,是牵动那些被封印在海底,累积千古怨恨的不朽亡灵,当它们被唤醒过来,后果就不是海啸那么简单了。」   加籐鹰的预言不幸命中!   数百名巫妖自天上飘下后,并没有朝人们袭击,而是不约而同地双手结印,发出一种高频率的吟唱;当它们的邪力彼此呼应,剎时间妖气沖天,漆黑的天幕浮现了一个耀眼光源,但却不是清朗温暖的白日,而是妖邪狰狞的血色红月。   天生红月!   这是很有战略性思考的作为,邪恶血月一出,道消魔长,对于黑暗系的巫师与不死生物更为有利,不但能克制其他系的魔法师,更有先声夺人之效,之前被李华梅提振起来的士气,一下子被压制得蕩然无存,浓烈的死亡压力,像是一只无形之手,紧紧压在每个人的胸口,就算隔得老远,我也感受得到反抗军士兵的惧意。   而接下来的发展更为不妙,几百名巫妖联手施法,鼓动起狂风,令得十多个急瓤旋转的龙捲风出现在海上,彷彿张牙舞爪的毒龙,朝反抗军的舰队大口吞噬过去。   单单只是自然狂风,那还有得对付,但狂风不但是攻击,也是吹起另一波攻击的号角;在狂风急捲涌来的同时,不同生物的咆哮吼声,也交相传来,从这片海面上的每一处,不住有大大小小的影子由虚化实,还原为它们遭到封印之前的型态。海面彷彿上演着一场难得的展览,许多平时只在书本与图鑒中看到的危险凶兽,竟然都在同一时间现身。   龙精、死魂蝶、三头地狱犬、食尸鬼,这些属于黑暗生命的邪恶凶兽,结束了五百年的沉眠,由黑暗的海底复现,本能地追逐生者血肉,无视海面上怒涛汹涌,朝着反抗军舰队冲杀过去,立刻就爆发了一场激斗。   无数的死亡魔兽,在血月、狂风、怒涛中嘶吼冲来,造成的压迫感令人由衷觉得恐怖,但真正造成绝望的,却不是这些魔兽与巫妖。   「虎……虎……虎……」   夹在海潮中的奇异呼号,越来越响亮,像是一支千兵万马的大军团,齐声呼着口号,整齐而有秩序的呼号声中,隐约含着一丝邪异;当呼喝声到了颠峰,封灵岛沿岸的海水边线突然鬼影幢幢,乍现无数的紫青鬼火与幽影,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海边。   「虎……虎……虎……」   沐浴在血色月光下,透明的怨灵鬼影迅速实体化,变成了遍体腐肉的活尸,或是身上不见血肉的骼骸妖,型态虽然全不一致,但却有一点是同样的,就是它们手上全都拿着兵刃。   满身腐臭的活尸,一手操持长枪,一手拿着边缘是锋利锐刺的重盾;白骨幽幽发光的骼骸妖,则是两手分别持着刀剑。两种不死系的士兵,杀气腾腾,本身无痛而且无惧伤害的死亡躯体,就是最好的盔甲,当这万马千军同时向前迈步,动作齐一,部分无声地没入水中;部分则是给死魂蝶、人面鸦给抓肩飞起,分两路朝反抗军的舰队进攻。   这些是士兵的部分,至于统帅这些不死士兵的妖将,个个穿盔戴甲,却因为距离隔得太远,看不是很清楚,似乎又是一些其他种类的邪物。它们胯下所骑的骼骼马,竟能踏水不沉,瞬间指挥着部队,化作一道血雨腥风,冲向敌人。   浩浩蕩蕩的海面,这批不死军团的数量恐怕不下于十万!   魔兽咆啸、巫妖乱法、不死士兵团团包围,反抗军的大舰队,看来就像是怒海中的一叶小舟,孤立无援飘在海中央,被密密麻麻的黑点所覆盖。   正义的旗帜,从未如此绝望!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我的女儿自从过了十四岁生日